扶老二神器app

“八年不见,不想小国师却是……成熟了很多……”陈百万默然良久,突然长叹了一声。

同病相怜,也由不得他不感叹!

即便是一块坚硬无比的礁石,也会被惊涛骇浪击打得千疮百孔!

谁疼谁知道!

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如果能刚正面,那么谁还愿意躲躲藏藏!

如果有家可归,那么谁还愿意流浪天涯!

还不都是没办法的办法嘛!

而伍果的决心似乎更为坚决可怕……不为财,不图利,为了朋友和亲人就要赴汤蹈火,一往无前!

又是谈何容易!

别人都是天高皇帝远,而他却要偏向虎山行!

难道他也想做舍命元婴不成!

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

难道舍命什么的……也会遗传不成!

“成熟?还不如说是良心难安。”伍果摇头苦笑道:“良心什么的,其实是最讨厌的了!因为有良心的人,活得似乎比常人都要苦一点。”

“那么战胜那本经……你又要如何帮我念呢?”良心什么的,陈百万肯定是没有兴趣在这里和害人果大谈特谈的,所以再不遮掩,开门见山地问道。

“战胜如今修为与陈兄旗鼓相当,修习的剑法亦是一模一样……若是交手搏命,他的对敌经验与陈兄比起来……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他对剑法的理解也是远远不及陈兄的!可是只要他手里握着那把绝世神兵……陈兄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对于如今的这一番说辞,伍果心中早已是想过了无数遍的,此时终于面对上正主儿,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神兵满江红一直都为陈家所有,它的厉害自然就不用我再絮叨了……即便陈兄交手经验再丰富,把剑法奥义理解的再透彻,但是这些优势和天下第一神兵的威力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有时候人力就是不能胜天……而满江红就是天下剑客头顶那片可望而不可及的天空!”

“所以说……我最难念的那本经……其实却是我们陈家自己的祖传神兵?”听了害人果的一席话之后,陈百万不由得颓然长叹了一声,轻轻闭上了双眼,那一瞬间,似乎又苍老了许多!“其实我心中也是这般想的……奈何神兵之灵如今被战胜镇压住了,江山易主,宝剑易人,我便是有冲天之志,却也只能陡唤奈何!这可真是世事无常,原本是我家里的宝贝……现在反倒成了我的心腹之患!”

“正是!如果陈兄现在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把断剑而是满江红,别说战胜远非你的敌手,就是刚才……小妖后即便是领着手下两个妖王,也是不敢拦截于你的!这可真是虎落平阳被……狐狸欺!”咳!这个害人果!陈百万还坐在一边愁苦不禁呢,他却唯恐说服力不够,竟然又在陈百万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而我心中苦苦谋划了一个一举两得的棋局……一来是为了救人,二来就是让战胜失去那把绝世神兵!哈哈,如果那个局最后能够顺利实施,战胜失去了手中神兵,顿时就如一个失去了根本的跳梁小丑……即便他修为惊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没和人浴血厮杀过的公子哥,纸上谈兵,眼高手低,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陈兄手中的这把断剑亦能谈笑间取他的项上人头!”

“哦?却不知你谋划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陈百万突然睁开双眼,一双死灰色的眼瞳之中更是精光暴射!

嗯,虽然这个害人果的功夫一直都是马马虎虎的,可是一颗玲珑心窍却始终都是无可比拟的!

谁叫那玩意遗传呢!

咳!闹了半天,害人果从母亲那里遗传了智慧,从父亲那里遗传了勇气……

既聪明,还敢玩命……

天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离我远点好不好!

再也不和你玩了!

“刚才陈兄说神兵之灵,又是怎么一回事?”虽然陈百万心急火燎,哪知伍果又突然转变了话题,鬼鬼祟祟地小声问道:“我听京城中人传说,战胜自从得到神兵满江红之后,不分白天黑夜的始终把它攥在手里……其中莫非有什么古怪?即便是爱不释手,也没有须臾不离身的道理呀!就算是亲媳妇……每天都捧在手心里的话……也有……嘿嘿,真真你瞪我做什么呀!亲媳妇那是必须要天天捧在手心里的!问题是满江红并不是媳妇呀!”

“……”蔡素真顿时就是苦笑不得,最后没办法,也就只能狠狠一个白眼了事!

“说是剑中神灵……其实这世间有哪有什么神灵!只不过是剑中残留着一些陈家先祖留下来的剑意罢了!我们学习剑法,有的靠师父教导,有的靠剑谱自修……而满江红就像是一把最最通灵的载体,剑身中承载着陈家先祖的不同理解与剑意!第一代先祖首先给宝剑赋予了灵魂的种子,之后一代又一代的先祖不断灌输进去的剑意又会使那个种子生根发芽,慢慢成长,直到最后的古树参天!当年我第一次手握神兵的时候,老祖只是对我稍加指点,我便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宝剑中的剑意传承!那不但是剑意传承……更是血脉的延续!那些奥妙之极的剑意自然又让我受益匪浅!如果达到一定的修为境界,力施展神兵剑法的时候,先祖留在剑中的那些奥妙剑意都能够信手拈来,再尽数发挥出来!”听到害人果心中已有了计较,不管是真是假,陈百万就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隐瞒,一五一十道:“万千年前那位破空圣人在踏进虚空之前,将神兵赋予了我陈家第一代先祖,之后陈家每一代通天峰主修行的都是万剑归一剑法,熟能生巧,巧能生精,最后那真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但代代言传身教,而且每每推陈出新之时,那许多截然不同的绝世剑意自然都留在了宝剑之中!战胜虽然在通天书院里找到了万剑归一的剑谱,修习了同样的剑法,但是没有人对他言传身教,剑中那些奥妙剑意他自然无法理解,更无法操控……总之一句话,满江红对于他而言,满满的都是恶意!就像是一幅有字天书,偏生书中文字他还都不认识!如果想要在书中写下自己的文字,那他必须要将书中那些原先已有的文字尽是清除抹消!所以他始终都把宝剑攥在手里,片刻不敢离身!他是在用自身的修为真气慢慢镇压炼化剑中的无穷剑意!”

“这般说来,最开始的时候……满江红对于战胜而言,除了锋利绝伦之外……就只是一个没有多大用处的花架子?就好像握着一条时刻准备反噬的毒蛇似的……”听到陈百万品评剑法剑意,蔡素真自然在一边竖着耳朵认真聆听,此时不由得惊道:“却不知现在剑中之剑意已经被战胜炼化了多少!”

“是啊!那个时候对于战胜而言,满江红不但是一块废铁,更是一条难以驾驭的神龙……虽然宝剑在手,却只是陡得其形,而丝毫不得其神!”陈百万如数家珍,接着又是长叹了一声:“如今过去了八年之久,在我感觉之中……只怕剑中那些陈家先祖留下来的剑意……唉!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更何况磨针的那个如今都已成就了元婴修为!”

“陈兄能感觉得到那些剑意的消失?隔着十万八千里远?”伍果顿时大惊失色,眼珠快速转了几圈,急急问道:“因为陈兄以前接触过满江红……所以就能感觉到剑中的那些剑意正在一点点的慢慢消失?”

“先祖剑意消失与否,我是感觉不到的!只不过隔着千山万水,总能若隐若现地感觉到自己曾经留下的一丝剑意!毕竟那是自己创造并挥泻出来的剑意!就像一幅画卷,虽然笔法生涩,却也是自己亲手画上去的!如果不被人抹除,它就会永远都存在在那里!”陈百万突然眼望东方,那遥遥一眼,仿佛就是数不尽的沧海桑田!“其实通天之变之前的那几年里,我就已经练成了万剑齐发……嗯,那时候名字就叫陈万,亦是陈家的第一剑子!老祖为了培养我,也是为了让我尽早熟悉剑中的那些奥妙剑意,不但言传身教,满江红也是亲自传于我手,我每日里练剑之时,用得都是它!我那时少年心性,也不知天高地厚,后来每天练剑之时,都会偷偷把一丝半生不熟的剑意注入到了宝剑之中!现在想来,人借剑威,当初那一丝丝生疏剑气不但留在了神兵之中,更留在了通天峰上的花草树木之间,甚至是每一丝的空气之中!几年下来,就像条条小溪终于汇合成了一条河流一般,洋洋洒洒,意气自然,如果不被人刻意抹去的话,我永远都能感觉得到!”

“你当然不忍心抹去……不过战胜却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呀!”伍果听了却是皱眉狐疑道:“老战家那一家子人,生平最喜欢的就是斩草除根,没道理留着你的那一丝剑意为非作歹呀!”

“我那一丝剑意至今尚存,就只有一个解释……和历代先祖的奥妙剑意比起来,我当初留下来的那一丝剑意太过粗鄙生涩……竟然粗鄙到了战胜不屑一顾的份上!”陈百万摇头苦笑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战胜这几年里努力镇压抹消剑中剑意,自然会挑那些最厉害的剑意首先下手……托历代先祖之福,我那一丝生涩剑气就像是漏网之鱼,始终不被那个抓鱼的重视……所以才能残留至今!”

“原来如此!原来传承之力亦是如此的骇人听闻!原来战胜直到现在还没有把神兵中的那些奥妙剑意尽数清除!”听到如此玄妙秘闻,伍果一张嘴都惊得合不拢了,想了想,又大惊道:“真真,你说悬空阁的那两把神兵之中……会不会也残留着什么剑意呀?”

“不知道呀!”蔡素真摇摇头,奇道:“留下什么剑意不好吗?若是有……我们以后也可以参详一下呀!”

“好是好……但是剑意是什么模样的,我又没见过……万一有公母之分怎么办呀!”伍果眼珠乱转,口中却是讷讷道:“那柄桃花神剑中的剑意……万一是个大帅哥……你天天捧在手里参详的话……那我岂不是糟糕之极!”

“呸!桃花神剑乃本门掌门先祖之佩剑!剑身里面怎么会有什么大帅哥!”蔡素真一听就是火冒三丈,大怒道:“我看你现在分明就是猪八戒倒打一耙!说桃花神剑是假,心中却是想着彼岸神剑之中有一位美女才是真!哼!如果有的话,也不用你动手,我就先把她给镇压抹除了!嗯,用冰霜真气直接冻死了事!”

“天呀!真真现在不但熟读了西游记……说起话来也是滴水不漏……”伍果顿时额头见汗,心中苦笑道:“敌人总是越来越难缠的……她以后越来越是明察秋毫……我可怎么办呀!”

“咦?猪八戒又是谁呀?”小鼠王在一边听得好奇,就轻轻靠近了小猫女,小声问道:“你以前四处流浪,可曾听说猪族之中有过那一号人物?”

“呸!用用你的脑子好不好!猪族有过什么人物吗?还不都是喂人的货!”小猫女没好气地白了小老鼠一眼,鄙视道:“猪被人吃了,难道你的脑子还被猪啃过吗?”

咳!这可真是飞来横祸,无妄之灾!

原来只要有害人果在的地方,永远都别想消停!

这家伙无事还要生非,更别说还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小老鼠!

即便是有陈百万这个大石头镇场子,此时的场面依旧是乱成了一锅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