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没有了吗

..co,最快更新最佳兵王女婿最新章节!

食矢正要重重栽到地上的时候,江浪又反手甩出一巴掌!

啪!!

食矢如同被风浪掀飞的死鱼,跌飞出去,身体撞在了拍戏用来当做防御工事的沙袋上面。

“打得好!!”周围的群众,纷纷鼓掌叫好!

“八嘎呀路!!”

食矢老脸通红,瞪圆了眼睛嘶吼一声,抄起一个沙袋,冲了过来。

到了近前,正要把沙袋往江浪的方向砸出去的时候,江浪突然箭步冲过来,直接一拳把沙袋轰了个窟窿!

“哗!!”

震惊的呼声,从巷口,传到了巷尾!

这一拳,超乎寻常的震撼!

砰!!

韩国性感模特清纯诱惑写真

拳头穿过沙袋,直冲食矢的胸口!

这一拳要是下去,绝对能打断肋骨!

但江浪调转了拳头的方向,并把拳头展开,以巴掌的形式,继续对着食矢的脸狂抽!

啪啪啪啪啪!!

纵然打在对方胸口,能有更强的杀伤力!

但是打脸,来的更加震撼,更能为剧组,为围观的群众们出这口恶气!

食矢的脑袋,被抽的如同拨浪鼓一般左右摇摆,几乎每晃动一下,就有一颗断牙从嘴里甩出去。

先前被板砖拍倒的尺翔,挣扎着爬起来,猛然冲向江浪,打算从背后偷袭!

江浪突然回过头,眼中绽放出如刀似剑的锋芒!

噗通!!

尺翔直接被这个眼神,吓得顿住脚步,并腿上一软坐在了地上,颤颤巍巍地往后挪动。

在回头的同时,江浪腾起一脚,将食矢踹飞出去!

食矢的身体撞到了堆满沙袋的防御工事上面,直接把防御工事撞塌了,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这位先生!手下留情!”一个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名刚刚走过来,满脸胡子的男子。

食矢和尺翔,都连滚带爬地挪到这人近前。

江浪看向那名大胡子,道:“要为他们出头?”

大胡子道:“不,我是来讲道理的。”

江浪道:“我们在这儿拍摄抗战剧,这两个人恶意过来捣乱,打伤剧组的人,我才出手教训他们的。”

“嗯,既然已经教训了他们,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不行!他们需要跪下,向剧组的人道歉,我才可以考虑放过他们!”

“八嘎呀路!”尺翔突然怒声喊道。

大胡子突然抡起巴掌,甩在了尺翔的脸上,直接将其抽了个跟头!

同样想要出言反驳的食矢,见着尺翔被抽,紧忙缩了下脖子,重重地把头垂下。

“跪下,向他们道歉。”

“啊!?”

尺翔和食矢,都满是不可思议地看向大胡子。

“没听到吗?”大胡子道:“跪下,向他们道歉!”

看样子,这大胡子在尺翔和食矢的心里很有分量,再次强调一遍之后,二人十分果断地就跪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大胡子看向江浪,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江浪道:“可以,这两个垃圾,可以滚蛋了。”

大胡子没再答话,直接转身离开。

尺翔和食矢,紧忙恭恭敬敬地追了过去。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剧组人员以及看客们,都在为江浪鼓掌叫好。

“没想到那个满脸胡子的家伙,很讲道理。”万大财道。

“不一定。”江浪道:“也许是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想节外生枝。”

江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已经看出了那个满脸胡子的身份!

前面提到过,他委托在天狗堂进行卧底的第二帅,调查一下犬养德这个人。

在调查的过程中,查到了天狗那边儿,派了一个名叫横山太郎的人过来,协助犬养德做事。

横山太郎是天狗堂的四剑侍之一,是一名剑道高手。

第二帅也把横山太郎的一些资料发给了他,资料上,附有横山太郎的照片!

江浪稍微仔细辨认之后,认出了那个满脸胡,正是横山太郎!

资料里的横山太郎没有胡子,对方想必是刻意沾了假胡子,来掩饰身份!

对方越是掩人耳目,越说明有什么不轨之图!

横山太郎是来协助犬养德做事的,犬养德又与杜熠灿有勾结,杜熠灿又疑似要对孔家不利……

那么,这个横山太郎的出现,可能也是剑指孔家!

江浪必须马上把这个消息告知孔婉儿,让她提前有所防范!

可是,他在孔婉儿面前一直装弱势呢,不能表现的太厉害。

孔玄已经基本了解他的真实情况,但为了不让江浪与孔婉儿闹矛盾,应该不会向孔婉儿透露的。

于是江浪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孔玄,再让孔玄转告给孔婉儿,说成是孔玄自己查出来的消息。

热闹散去,副导演继续带着大伙拍戏。

江浪与万大财再次回到饭店吃饭。

江浪借口去厕所,在外面给孔玄打去了电话,把他分析出来的具体形势,跟孔玄讲了一遍,并委托对方尽快把这些事告诉孔婉儿。

然后他又回到包间,与万大财连吃带喝。

万大财道:“江兄弟,还有一个消息,我得向透露一下。”

江浪道:“什么消息?”

“上次在鼎天峰会,凌洛他们找的麻烦,孔婉儿是站在那边儿的,他们也相当于间接得罪了孔家,这些家伙,一直想找机会向孔家道歉,我之前没有参与他们的事情,所以他们想让我来做这个和事佬,让我向和孔婉儿,转述一下他们道歉的诚意,可以的话,他们就摆一场酒席,邀请们过去,当面向们赔礼道歉。”

“哦,这事儿怎么看,觉得,他们有诚意吗?”

“没有!绝对没有!”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这些家族,已经被江家控制了,他们在为江家做事,而又是江家的敌人,他们绝不可能向示好!”

“所以觉得,这场道歉,应该是一场阴谋?”

“嗯!我只是这么推测,拿不出证据来证明。”

“好!多谢的提醒,他们打算什么时候道歉?”

“如果和孔婉儿,愿意赴约的话,随时都可以!”

“孔婉儿是孔家的当家人,如果真想向孔婉儿道歉,应该是他们各大家族的家主来道歉才对!如果只是那些少爷出面,我就代表孔婉儿去赴约好了!”

“江兄弟,他们可能有什么阴谋,真的打算去赴约吗?”

“去!他们找麻烦更好,我也好好的收拾他们!”

“好,回头我跟他们讲一下。”